延长线

这里是霍游绿蓝双雄girl lofer名取自歌名,请你们听

【霍游】我想你好

闲垂影青疏_咸鱼瓶颈期中:

这是一只幼体化的耗子。
大概是温馨日常向,想写些可爱的小段子,想告诉世界这个耗子有这~么软,有这~么可爱。
更想他们好,因此而写。
原著最后的那句我想你好真的是感触很多,感觉整个世界都被温暖了(´;ω;`)


「我想你好。」


“霍琊,”小小的人握着他的手,软软搭在头上的白发和扎在脑后的小辫子随着他走路的步伐一翘一翘的,白净的布鞋在踩踏在满是雨水的地面上,溅出零星水花。


此时已是傍晚,天色渐渐昏暗,几乎没有什么人了。他们绕着公园走了一大圈,经过了那条栽种着月季的小路,周边满是零散的花瓣,那是被风雨打落下来的。依稀能见得几朵月季仍然在枝头绽放,花瓣上沾的都是雨露。一旁的路灯提早点亮,灯光打在方才被雨冲刷过的地面,倒映出天空的颜色。


那是白与黑相混的颜色。


他用属于孩子的软糯童音问:“怎么样才算是对一个人好?”


霍琊的手抚过游浩贤的发顶,低着头想了想,“将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给他吧。”


他试着举了个贴切实际的例子方便游浩贤理解:“就像是,将你最喜欢的玩具送给他,将你最喜欢吃的送给他,将你所有喜欢的都送给他。”


这便是他最初认为如何去对一个人好了。


曾经付诸真心,洒尽一腔热血,却得不到正果,到最后仍然形单影只,这不是他想要的,这是他想摆脱的。于是他开始想,他所做的一切是否有错,是否考虑过别人,是否认真去对待过还是自顾自付出。


他傻傻的以为付出就能成功,哪曾想到在最得意之时被抛下,仅是一夜,就从天堂坠入地狱。


“但是,你要去思考,”霍琊蹲下身子捏了捏游浩贤软嘟嘟的脸蛋,笑了笑,“你做的这些,是否是他想要的,是否是他接受的,是否是他喜欢的。”


正因为这些,他才回来了。所以想他更好,无论大事小事,想亲手由自己为他料理一切,再将他紧紧禁锢住,不能让他有任何逃离的机会。


这一次抓住了,就再也不放开。


黑龙自私的想着,金色的双眸印满了的都是游浩贤,深处沉淀的暗物质一点一点浮上来,带着不知名的情绪和风暴,在心里将他一点一点吞噬。


游浩贤抓住霍琊袖口晃了晃,歪着头又问:“为什么想他好呢?”


“因为喜欢。”


这次霍琊回答的没有一点儿犹豫,伸出双手将游浩贤揽住抱了起来,直起身子继续往前走。


喜欢这种东西,无法定义,也无法寻得它的踪影。有时它已在你心中悄悄萌生,背着你暗自生长,当你领悟到时,这根芽已经成长为参天大树,无法轻易掐断。所以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要么选择继续走下去,要么选择永远停留在这里。


霍琊选择走下去,义无反顾的。这既然已经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止步不前未免太过懦夫,不如大胆的向前走,开辟出尽头,开辟出奇迹。


因为他没有别的选择了。


天色已经完全沉暗下来。月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一层层投落在游浩贤的发丝上,泛出淡淡的白光。


“霍琊,霍琊。”他用白嫩的小手捧着对方的脸,两人额头对贴。游浩贤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扫来扫去。


他说:“我喜欢你,我想你好。”


“我会把最喜欢的玩具熊送给你,会将最喜欢的冰淇淋送给你吃,会送给你最好看最漂亮的衣服,我还要送你好多好多!”他突然张开双手上下比划,满脸的兴奋和喜悦,却又像怕是不合对方他的意,小心翼翼的问:“你会喜欢吗?”


月光下的他宛如最天真可爱的天使,明明只是一个笑容却让霍琊感到心被一种名为幸福的感觉充满,像甜丝丝的糖在嘴里化开,甜味弥漫却并不腻人,让人留恋。


“喜欢的。”


霍琊笑着对他说,“只要是你给的都喜欢。”


只要你想要,我都会给你。只要是你给的,我都会接受。


只要你能好,做什么我都愿意的。



课间的摸鱼,于是很不要脸地发上来了。
之后会有写各种霍大爷和幼体耗子的小故事吧。

评论

热度(80)

  1. 延长线无敌鸽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