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长线

这里是霍游绿蓝双雄girl lofer名取自歌名,请你们听

[霍游]Shape of you.

笺书一帆白。:

*霍游,黑手党pa


标题没有意义,只是听歌时想写的这样的一个故事。没有剧情的我流小甜饼。


 


 


 


午夜里的宴会并不是一个好的重逢场合。


并不是说遇到了不想见到的人,至少游浩贤是这么想的。无论是地点或是时间,对于当事人双方来说,都称不上完美。
 


 
尤其是在透过瞄准镜中无意间瞟到故人,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愉快的经历。
 


 
匿藏在黑暗中的事物往往会选择在夜晚透气。游浩贤持枪的手稍微松抖了抖,思索着现在的处境,确定了几番自己是否有看错。
 
 


霍琊,他在心中无声默念。


 


他大概好些年没见到这熟悉的面孔了。


 


游浩贤深呼一口气,指尖擦着扳机沿着边角慢慢摩挲。他姑且算是还并不想暴露自己身处的位置,而他也十分了解并信服对方的观察力。但也只是缩回了半截枪管,并不急着挪开瞄准镜,视线未作偏斜遥遥望向处于人群中的身影。


 


他拆了发绳,把原本顾方便稍微调高几分的辫子松松垮垮重新扎了一遍,愈发严肃起来。


 


“在哪。”他手拂向耳麦,语气平淡,不带半分情感向对面的人冷言发问。


 


“小浩贤还没找到么,我看看啊…目标应该是在酒台附近。”紫影的声音隔着耳麦传来有些失真,电磁声未抹去他声音里带着的轻松愉快,似乎是很高兴与他对话。


 


“你不觉得你应该和我解释一下吗。”


 


“怎么了?”


 


“你没跟我说霍琊在这。”


 


耳麦另一端少有的沉默了,“…我不知道他在这,一开始查到的邀请函名单上面没有他。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我去问问。”


 


“…”游浩贤没继续发问。“不用了。那应该是凑巧碰上了,我稍微注意一下就好,不影响。有事再找你。”


 


他鲜有的迟疑了许久,抿着唇望了那身影老半天,最终只是缓缓叹了口气。主动摁灭了在暗处微弱地发着蓝光的耳麦开关,没再搭理。


 


浓郁的香料与酒水味交错混杂着,惹人心烦。游浩贤架着枪,推开的玻璃窗窗沿依然是隔离两方的无形界线,他隐匿在阴影处,与繁华热闹、人声嘈杂的酒宴毫无关联。


 


霍琊的出现并不在游浩贤的计划之内。他被突发情况惹得有些分神了,他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接下来走的每一步。


 


他不能确定霍琊出现在这里与他是否有关。


 


同宴会表面的光鲜不同,他心里清楚这不是个好地方。


 


而他目前暂时的主要目标似乎正在吧台边端着高脚杯搭讪,游浩贤移动枪口瞄准的位置,却没什么心思去看目标是何种模样长相。与没看见霍琊时的心境不同了,他现在心思很乱。


 


他估摸着今夜八成不能按计划按部就班完美进行了。


 


游浩贤斟酌踌躇几番,异常焦躁,干脆也就转了枪头往之前的地点附近望去,搜寻霍琊的位置。却始终没有在之前相同的位置望见霍琊了。


 


他有些疑惑,再次确认自己有没有记错,但脑海中任何记忆都十分准确的告诉他,没有。他打算再联系紫影确认一次。


 


霍琊离开了。或者说,有所行动了。


 


在哪?宴会上多了不应该出现的人,本应只是个小变动,但在这种进出都被监管的场合下显然不是。游浩贤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单纯在关心本次任务的成败,还是不由自主想关注这个特定的人,神使鬼差开始寻找霍琊身处的方位,粗略扫视楼下大厅每个人的面容,无果。他指尖离开枪械摸向了耳麦…


 


“你在找谁?”


 


在他身后。


 


游浩贤瞳孔微缩,躯体瞬间作出反应反身跳开拉开距离,顾不上因大动作二凌乱散在地面上的物体,迅速调转狙击枪口指向来人。却不料对方比自己更快一步,在他转身前一刻抓住他右手反扣在身后,稍发力掐了一把他手腕,逼着他缴了枪。另一只手持短枪抵着他脖颈,没下一步动静。


 


他完全没有察觉身后任何声响。


 


“你在找谁。”他又重复了一边相同的话语,似乎是匆忙赶上楼,喘着气贴着他颊边问道“是在找我吗?”


 


游浩贤见没法动弹,左手去抓插在裤腿隐蔽处的枪“放手!你以为我只有一把枪吗!”


 


“是啊。”霍琊满不在意一脚把掉在地上的弹夹踢开,弹夹撞到了桌脚边弹开,发出重重声响。“反正没子弹,你是不是忘记先上膛了?喔不好意思我忘了,容易走火。”


 


游浩贤怒,冷着脸翻了个白眼,而无可奈何主动权掌握不在手,扯扯右手胡乱挣扎了几下,索性又把枪插回原处任他处置了。


 


“你打不过我,你不擅长这个。”霍琊力气未减半分,皱眉往他那瞥上一眼“告诉我,你在干什么。”


 


“几年不见,刚见面你就给我这种见面礼?”


 


游浩贤面上波澜不惊,调笑般转开话题,避而不答。


 


他摆明了不打算解释前因后果,一切事情的发生与经过仿佛同他无关。他把颊侧稍长的发丝晃到一边好让它不那么碍事,眸中倒映着窗台下闪烁跳动的光影,流光溢彩,却没有流动变化着一丝自己的情绪。


 


向来都是这样,游浩贤像是不食人间烟火,往往是掌控一切的那一方。


 


现在他算是确定了霍琊本来就是冲着他来的了,但他没开口去问,他没想到久别后的重逢如此仓促,让他有点措手不及,还没考虑好如何应对。


 


游浩贤平静了一会,踢踢他鞋尖“松手,你力气太大了,抓着疼。”


 


他没从中听出说者此刻的情绪,霍琊闻言犹豫了一瞬,稍稍松了些力度,却依然没放开。沉默许久才接话,低垂着头声音低沉。“…要是我放手,你等会又该跑了。”


 


“…你找个东西给我拴着?我真的不走。”游浩贤无奈道。


 


霍琊颇为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没说什么,不知从哪掏出个细铁环,摸着像是从什么机械上掉下来的零件,顺手随便套在了游浩贤指尖上,局促转开视线。


 


“你说的,别走。”


 


游浩贤哭笑不得摸摸手上的环“你这是哪次打架从手雷上扯下来的吗,这么节俭。”


 


“手头没带东西。”他面不改色回答“不然我给你找个绳子去?你要是愿意你把腰带解了我也不介意。”


 


说罢他挑了一边沙发坐下,片刻不停盯着游浩贤没移开视线,似乎在等对方开口,亦或是等一个合理的回答与解释。


 


游浩贤也无奈,靠在墙边抱臂挑眉望回去,也没主动回话。


 


枪械被霍琊松松拿在手上,他也没奢望游浩贤在不想说的情况下多解释几句。仅仅是开口,无端说出一句话。


 


“我希望你更依靠我一点。”


 


而不是一言不发,什么也不留就离开。


 


他曾在街头茫茫人海寻他。霍琊偶尔也会想,也许他是希望游浩贤能回来的。不是希望能回到自己的组织,而是指无论以何种模样,回到他身边去。某些想法早在心底生根发芽,想见不能见,挠的他心头发痒。


 


覆水难收,走到这一步已经回不去了。


 


霍琊止了话头。只道“…回来吧。”


 


“你抓住我了,那又如何?给我一个跟你走的理由。”游浩贤云淡风轻应声,没回头。


 


他未做回应。


 


缄默如漫无止境般延续。两人在远处遥遥对峙,霍琊手指未从扳机上扣下,也没有松懈挪开。游浩贤漫不经心撩起有些挡眼的碎发,没有理会他手里的枪。反而转身缓步靠近,握住了他持枪的手抵至心口,逼着对方与他对视。


 


"霍琊,"游浩贤嬉笑着漫不经心说"好好注意一下啊,愣着呢?"


 


沉默半晌,游浩贤眸中颜色清明神色未变,歪头声线分外冷清,不容置疑开口。


 


"我就在这,敢开枪吗。"他听见游浩贤这么说道。“你不敢啊。” 


这里


END



 图是后半段梗题来源。


 
 短打描写练习,试了试自己喜欢的cp和喜欢的设定,稍微修了修结果还是一团糟…嘿嘿,不好意思啦。 
 
…我找不到敏感词,气。麻烦走链接啦。

评论

热度(114)